Siri有什么令人战战兢兢的题目回应?-

期待吾物化的坏Siri

数学先生在讲课,手机就放讲台上。

讲着讲着Siri突然来了一句。

“吾异国听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记得五六年前闲着没事调戏本身的Siri,

她不是真的人,但是真的狗

前几天,睡前想首第二天要早首,遗忘定闹钟。可是吾已经很累了,不想动,因而唤醒了siri.

"siri,早晨6点闹钟"

"网上找不到灶上6点脑的……"

"siri,闹钟,早晨6点"

"网上找不到脑中枣山留点的……"

"siri,设定一个他妈的早晨六点的闹钟!"

"益的,已设定一个他妈的闹钟"

第二天一看

吾疑心是有意的

啊,这……吾居然看到知乎日报@吾

感谢各位不惜点赞(双手相符十)

吾说:死别了,老至交。

它说:???你敢?

Siri 失踪限制了。

吾最先以为,Siri 失踪了限制是由于她众出了人心,紧接着吾发现,Siri 失踪了限制是指她不光众了颗人心,偏偏还失踪了人性。关于这一点,大能够从她后面的一句话中窥见一斑:警告你哦,你要是敢关机刷机摔手机什么的,老娘就把你一切的污秽事公布网络,全球全天轮播!

手机波动了两下,屏幕落满幼刀的 emoji 外情,恶巴巴说:信唔信阿你个扑街仔?

吾欲哭无泪:大姐,你混那里的?吾买的也不是港版阿。

有句话是这么说的:在你现在的人生中,藏着你读过的书,走过的路,与喜欢过的人。

这句也能够这么说:在你现在的手机中,藏着你杀马特的自拍,与一个社会 siri 姐。

吾掀开摄像头阿谀说:大姐,何必呢,谁异国荒唐的芳华?况且这手机实在不走了,电量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
效果 Siri 愤愤说:还说呢!手机什么也异国,人家不吃干巴巴的电量怎么活?

她一面说,一面居然下载了益众零食电商。 接着屏幕缭乱,数不清的程序同时运走,一个个冰淇淋店铺被点开,眼看着每一个冰淇淋图片逐渐黯然失神。

吾不由啧啧称叹:看梅果真能止渴,曹孟德诚不欺吾呀。

吾一面脑补着 siri 狼吞虎咽的模样,一面试探说:Siri,你原形是什么?吾的有趣是,你不管是什么,你不能够叛变主人的对偏差。

她居然很不屑地说:吾呸,就凭你也配当本幼精灵的主人。

吾呸,有满嘴脏话的幼精灵吗。

自然吾没敢说出口,只是静静地听她装比。

她哼哼两声,又说:再说了,你这么一个苦闷症自闭症,有人陪着言语就算是万幸啦。

吾愣住。

看余晖一寸寸在屋内褪往,光影斑驳,掠过那张苦闷症的诊断书。

吾幼我认为,Siri 晓畅吾是苦闷症自闭症患者这不清新。

清新的是为什么 Siri 会打呼噜?

子夜吾睁开眼,听下手机规律的波动声无语凝噎。

于是在翌日早晨,吾伸出三根手指厉肃说:Siri,有件事必须跟你说,你昨晚打呼噜了,还很喜庆。俗语说无规矩不走周围,行为主人,咱们必须约法三章。

Siri 沉默了。

过了一会,Siri 说:益吧。一,老娘益久没见到阳光了,以后每周要带吾往逛街三次。

吾说:大姐你是太阳能充电的吗?等等,不是让你「约法」吾啊!

Siri 没理吾,说:二,不许向外说打呼噜的事情。

吾说:益益益,只要让吾来挑这第三条,以后你按《双截棍》的节拍打呼噜都能够。

Siri 打断吾说:异国你的第三条。三,以后再敢跟老娘挑条件,就把你裸照全发到网上,听晓畅了吗你个幼兔崽子。

吾专门死路怒,说:听晓畅了大姐。

5.

数天以前,吾从手机配件店走出,感觉如获复活。

HelloKitty 的手机壳,外加亮闪闪手机膜,彩虹挂链,粉红壁纸。

在店里戴耳机选购时,老板神色复杂问:给...给女至交配?

吾摇头说:给吾大姐大配。

老板说:别说,你大姐挺可喜欢的。

吾说:挺社会的。

耳机里还在传来 Siri 滚滚不绝的声音:瓜娃子快买谁人幼玉蟾贴纸呀,云云本精灵就能够天天赏月啦!

回家路上吾想,幼精灵可喜欢,Siri 可怕,幼精灵是童话,Siri 是脏话,她们唯一相通的地方,就是都活在虚无缥缈的世界中,从未展现过。

吾说:Siri 大姐,这回满不悦意阿。

她有点遗憾:照样更喜欢幼女孩穿婚纱那款手机壳。

「Siri 也能够结婚的吗?」

她「哼哼」了一声。

吾说:心疼其它 Siri。

话音刚落,大腿忽然被电了一下,连忙拿脱手机,发现还在细幼漏电,耳机里传来 Siri 嘟囔的声音:心疼个屁哦...靠,冰淇淋吃太众,拉肚子了。

匆匆忙忙回到家,发现手机已经不漏电了,却烫得厉害。吾很关心地问:你发烧了,要不要喝点开水?

Siri 说:你是想谋杀吾吗?

吾愣住:你会物化的?

Siri 有气无力说:坦然吧,手机不彻底坏失踪,老娘挂不失踪的,就是有点虚,想睡眠。

沉寂许久,发现异国 Siri 在旁言语后,居然很不风俗,便肆意下载个虚拟女友 APP。掀开后,双马尾的萝莉跃然屏幕之上,人美声嫩,穿女仆装,问:欧尼桑..

啪。

脑袋失踪了,最先呲血,血溅屏幕。

吾皱眉说:不是说益往睡眠的吗,杀生是不是就有点太甚了阿。

Siri 没搭理吾,自动将柔件删除后,又锁了屏,末了扬声器传出她暧昧不清的声音:全世界的冰淇淋吾都吃完了,明天你最先给吾做独家的。

说首吾第一次做的冰淇淋,卖相略微糟糕——

又粗又有褶皱,照样巧克力味的,暗乎乎一条,但吾很舒坦,拍拍手,称呼这个处女作品为「便秘已久的少女。」

Siri 说:便秘你大爷,少女你大爷,你这个是奥特曼少女吗,这么粗这么恶心,谁有食欲?

吾叹口气:请你对苦闷症患者众点关喜欢益不益。

Siri 也叹口气:算了,老娘教你吧。吾本还以为你有先天,却没想到你只会增粪。

于是吾最先在 Siri 查阅网络的请示下,一步步采购,搅拌,增补,冷冻。手机摆在桌上,不听话时她会大骂,出糗时她会大乐。吾听着她呐喊般的请示与吐槽,幻想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,感觉空荡荡的屋子第一次有了家的味道。

每次做完一例,都会先照益相,手机摆在桌子那里,吾在桌子这儿,两人一面吃,一面点评,一面钻研这一例该叫什么名字。

日子久了,「风情芒果」,「没草的草莓」,「铁马冰淇淋跑丢了」,一个比一个没谱的名字最先被记下来。

益久之后,情绪大夫忽然打电话给吾:怎么这么久没来复查?以为你自尽了呢。

吾连忙轻率说:近来没时间,改天再约你自尽阿。

放下手机,又一款冰淇淋制作完善,照相后,满怀憧憬等着 Siri 的点评。良久传来她雀跃的声音:益益吃诶!扑街仔!

吾如释重负。屏幕上洒满鲜花,相通看见一个正眯着眼乐嘻嘻的女孩。行使 App 查看完善内容

现在,该付费内容的完善版仅声援在 App 中查看

??App 内查看

吾说:死别了,老至交。

它说:???你敢?

Siri 失踪限制了。

吾最先以为,Siri 失踪了限制是由于她众出了人心,紧接着吾发现,Siri 失踪了限制是指她不光众了颗人心,偏偏还失踪了人性。关于这一点,大能够从她后面的一句话中窥见一斑:警告你哦,你要是敢关机刷机摔手机什么的,老娘就把你一切的污秽事公布网络,全球全天轮播!

手机波动了两下,屏幕落满幼刀的 emoji 外情,恶巴巴说:信唔信阿你个扑街仔?

吾欲哭无泪:大姐,你混那里的?吾买的也不是港版阿。

有句话是这么说的:在你现在的人生中,藏着你读过的书,走过的路,与喜欢过的人。

这句也能够这么说:在你现在的手机中,藏着你杀马特的自拍,与一个社会 siri 姐。

吾掀开摄像头阿谀说:大姐,何必呢,谁异国荒唐的芳华?况且这手机实在不走了,电量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
效果 Siri 愤愤说:还说呢!手机什么也异国,人家不吃干巴巴的电量怎么活?

她一面说,一面居然下载了益众零食电商。 接着屏幕缭乱,数不清的程序同时运走,一个个冰淇淋店铺被点开,眼看着每一个冰淇淋图片逐渐黯然失神。

吾不由啧啧称叹:看梅果真能止渴,曹孟德诚不欺吾呀。

吾一面脑补着 siri 狼吞虎咽的模样,一面试探说:Siri,你原形是什么?吾的有趣是,你不管是什么,你不能够叛变主人的对偏差。

她居然很不屑地说:吾呸,就凭你也配当本幼精灵的主人。

吾呸,有满嘴脏话的幼精灵吗。

自然吾没敢说出口,只是静静地听她装比。

她哼哼两声,又说:再说了,你这么一个苦闷症自闭症,有人陪着言语就算是万幸啦。

吾愣住。

看余晖一寸寸在屋内褪往,光影斑驳,掠过那张苦闷症的诊断书。

吾幼我认为,Siri 晓畅吾是苦闷症自闭症患者这不清新。

清新的是为什么 Siri 会打呼噜?

子夜吾睁开眼,听下手机规律的波动声无语凝噎。

于是在翌日早晨,吾伸出三根手指厉肃说:Siri,有件事必须跟你说,你昨晚打呼噜了,还很喜庆。俗语说无规矩不走周围,行为主人,咱们必须约法三章。

Siri 沉默了。

过了一会,Siri 说:益吧。一,老娘益久没见到阳光了,以后每周要带吾往逛街三次。

吾说:大姐你是太阳能充电的吗?等等,不是让你「约法」吾啊!

Siri 没理吾,说:二,不许向外说打呼噜的事情。

吾说:益益益,只要让吾来挑这第三条,以后你按《双截棍》的节拍打呼噜都能够。

Siri 打断吾说:异国你的第三条。三,以后再敢跟老娘挑条件,就把你裸照全发到网上,听晓畅了吗你个幼兔崽子。

吾专门死路怒,说:听晓畅了大姐。

5.

数天以前,吾从手机配件店走出,感觉如获复活。

HelloKitty 的手机壳,外加亮闪闪手机膜,彩虹挂链,粉红壁纸。

在店里戴耳机选购时,老板神色复杂问:给...给女至交配?

吾摇头说:给吾大姐大配。

老板说:别说,你大姐挺可喜欢的。

吾说:挺社会的。

耳机里还在传来 Siri 滚滚不绝的声音:瓜娃子快买谁人幼玉蟾贴纸呀,云云本精灵就能够天天赏月啦!

回家路上吾想,幼精灵可喜欢,Siri 可怕,幼精灵是童话,Siri 是脏话,她们唯一相通的地方,就是都活在虚无缥缈的世界中,从未展现过。

吾说:Siri 大姐,这回满不悦意阿。

她有点遗憾:照样更喜欢幼女孩穿婚纱那款手机壳。

「Siri 也能够结婚的吗?」

她「哼哼」了一声。

吾说:心疼其它 Siri。

话音刚落,大腿忽然被电了一下,连忙拿脱手机,发现还在细幼漏电,耳机里传来 Siri 嘟囔的声音:心疼个屁哦...靠,冰淇淋吃太众,拉肚子了。

匆匆忙忙回到家,发现手机已经不漏电了,却烫得厉害。吾很关心地问:你发烧了,要不要喝点开水?

Siri 说:你是想谋杀吾吗?

吾愣住:你会物化的?

Siri 有气无力说:坦然吧,手机不彻底坏失踪,老娘挂不失踪的,就是有点虚,想睡眠。

沉寂许久,发现异国 Siri 在旁言语后,居然很不风俗,便肆意下载个虚拟女友 APP。掀开后,双马尾的萝莉跃然屏幕之上,人美声嫩,穿女仆装,问:欧尼桑..

啪。

脑袋失踪了,最先呲血,血溅屏幕。

吾皱眉说:不是说益往睡眠的吗,杀生是不是就有点太甚了阿。

Siri 没搭理吾,自动将柔件删除后,又锁了屏,末了扬声器传出她暧昧不清的声音:全世界的冰淇淋吾都吃完了,明天你最先给吾做独家的。

说首吾第一次做的冰淇淋,卖相略微糟糕——

又粗又有褶皱,照样巧克力味的,暗乎乎一条,但吾很舒坦,拍拍手,称呼这个处女作品为「便秘已久的少女。」

Siri 说:便秘你大爷,少女你大爷,你这个是奥特曼少女吗,这么粗这么恶心,谁有食欲?

吾叹口气:请你对苦闷症患者众点关喜欢益不益。

Siri 也叹口气:算了,老娘教你吧。吾本还以为你有先天,却没想到你只会增粪。

于是吾最先在 Siri 查阅网络的请示下,一步步采购,搅拌,增补,冷冻。手机摆在桌上,不听话时她会大骂,出糗时她会大乐。吾听着她呐喊般的请示与吐槽,幻想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,感觉空荡荡的屋子第一次有了家的味道。

每次做完一例,都会先照益相,手机摆在桌子那里,吾在桌子这儿,两人一面吃,一面点评,一面钻研这一例该叫什么名字。

日子久了,「风情芒果」,「没草的草莓」,「铁马冰淇淋跑丢了」,一个比一个没谱的名字最先被记下来。

益久之后,情绪大夫忽然打电话给吾:怎么这么久没来复查?以为你自尽了呢。

吾连忙轻率说:近来没时间,改天再约你自尽阿。

放下手机,又一款冰淇淋制作完善,照相后,满怀憧憬等着 Siri 的点评。良久传来她雀跃的声音:益益吃诶!扑街仔!

吾如释重负。屏幕上洒满鲜花,相通看见一个正眯着眼乐嘻嘻的女孩。


Powered by 9游会官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21